股票软件信息网

关键词不能为空

位置:股票软件信息网 > 配资平台 > 七大恶魔传记

七大恶魔传记

作者:股票软件信息网
来源:http://www.21930.net
日期:2020-09-21 11:34
阅读:

  

七大恶魔传记

  

七大恶魔传记是由编辑小助手整理编辑,内容涵盖深交所,金亚科技等;主要讲解的内容是5月10日晚间,深交所官方网站一次性发布了金亚科技、龙力生物、凯迪生态、德奥通航、千山药机、皇台酒业以及乐视网7家公司暂停上市公告,决定分别自5月13日及5月15日暂停上述公司股票上市。的相关信息,具体详情请继续阅读下文。

 

  

  

七妖传

 

  5月10日晚,深交所官网发布了金亚科技、龙力生物、凯蒂生态、德奥导航、千山制药机械、皇泰酒业、乐视等7家公司暂停上市的一次性公告,决定上述公司分别于5月13日和5月15日暂停上市。

  史无前例!同日,深圳7家上市公司被判暂停上市!

  5月10日晚,深交所官方网站发布了金亚科技、龙力生物、凯蒂生态、德奥导航、千山制药机械、皇泰酒业、乐视等7家公司暂停上市的公告,决定上述公司分别从5月13日和5月15日起暂停上市。

  回顾摧毁这7间上市公司市值的过程,可以说是各有各的后果,各有各的位置。

  01金亚科技:伪装的庞氏游戏。

  金亚科技(深证300028)自2009年10月首次公开募股以来的a股之旅几乎是一个伪装欺诈的庞氏骗局。

  在其欺诈性上市和粉饰业绩的工具箱中,各种欺诈性财务技巧经常被其所用。

  [1]欺诈发行!

  根据中国证监会的调查结果,金亚科技为了满足发行和上市的要求,通过虚拟客户、虚拟业务、伪造合同和虚拟支付等手段夸大收入和利润,骗取首次公开发行(IPO)批准。

  其中,2008年1月至2009年6月的虚增利润分别达到3736万元和2287万元,分别占当期公开披露利润的85%和109%。

  金亚科技的欺诈发行是典型的“巢案”欺诈,以公司实际控制人周旭辉为核心,涉及所有亲属和公司员工。

  [2]膨胀的性能。

  2013年上市后,金亚科技损失惨重。为了制造扭亏为盈的假象,公司通过虚假的财务数据记录,粉饰了下一年度的2014年度报告,包括虚增的营业收入、营业成本、减记期间的费用以及营业外收支。

  在此过程中,金亚科技虚增利润总额8049.55万元,占当期披露利润总额的335.14%;与此同时,2.18亿元的银行存款和3.1亿元的预付款被夸大了。

  在财务舞弊过程中,金亚科技会计设置了006和003两套账套:003账套核算的数据用于内部管理,记账以实际业务为基础;006账套会计数据用于对外披露,伪造的财务数据记录在006账套中。

  [3]虚构的项目。

  为了支撑这种膨胀的业绩,维持这种庞氏骗局的延续,金亚科技在2014年后开始了一系列重大的造假项目。

  因此,我们可以看到,在2014年度报告的“其他非流动资产”项目中,金亚科技神秘地增加了一笔预付款,这笔款项的客户是四川红山建设项目。

  这真的很“艺术和大胆”:四川红山建筑工程有限公司本身也是一个问题企业,被2016年最高检查列为不诚信企业。

  2016年,金亚科技不得不承认对红山建设项目的投资是虚假的,只是为了掩盖虚增的资产,真相大白。

  [4]质押现金?。

  金亚科技的真正控制者周旭辉是这个假庞氏骗局的领导者。因为“先娶女主人,后娶女明星”,周旭辉在财经之外的娱乐版也有一席之地。

  一些专业机构投资者表示,“周旭辉能折腾,这与贾悦婷很相似。”有趣的是,在2015年的股东大会上,周旭辉还宣布金亚科技将“与乐视竞争”。

  除了择偶的接近性和对财务欺诈的共同偏好,周旭辉和贾悦婷完全一样。他选择在公司市值的繁荣周期中抵押他的大部分股份?。

  截至2018年年中,周旭辉共持有金亚科技股份9625万股,占公司股份总数的27.98%,其中质押股份9201万股,占公司股份总数!

  95.60%,占公司总股本的26.75%。

  根据金亚科技2018年7月26日发布的公告,实际控制人周旭辉因涉嫌欺诈发行股票罪被公安机关刑事拘留。"此案仍在等待公安机关的进一步调查."。

  龙力生物:神秘债务黑洞。

  就商业模式而言,龙利生物(*ST龙利,SZ:002604)并不是一家想象力太丰富的上市公司:它以玉米芯和玉米为原料生产功能性糖、淀粉、淀粉糖等产品,并利用原料废渣生产燃料乙醇。

  因此,一般来说,稳健经营带来的稳定业绩应该是其在资本市场的立足点。

  然而,龙力生物显然不愿意这样做,但在资本市场“杠杆效应”的诱惑下,它三心二意,沉浸其中,最终走上了市场价值毁灭之路。

  [1]倾家荡产!

  龙力生物于2011年7月在深圳证券交易所上市,但首次公开募股(IPO)是高峰期:上市当年净利润从去年的9000万元下降到8567万元,随后几年利润没有回到上市前的水平。

  龙力生物的消失之路至今仍是个谜。不仅2017年和2018年的业绩风头暴露无遗,而且连续两个会计年度的财务报告都发布了无法表达意见的审计报告。

  根据17和18份年报,龙力生物这两年的净亏损分别达到34.83亿元和28.05亿元。在审计过程中,龙利生物未能提供完整的财务信息,导致无法实施有效的审计程序,以获得足够和适当的审计证据。

  [2]债务黑洞?。

  到目前为止,龙利生物是如何一步步失去所有资金的,还没有最终结论。然而,隐藏的债务黑洞可以解释一些问题。

  2018年4月26日,龙利生物发布了《诉讼事项公告》,披露了山西大同证券、中国华融资产管理、通化商业保理、鲁西小额信贷等多家金融机构共24起债务诉讼,涉及金额16.8亿元。

  之后,在监管部门的推动下,龙利生物党通过自查发现,2017年贷款总额达到22.4亿元,财务费用增加了10倍。

  更奇怪的是,在2017年34.83亿元的亏损中,有27.27亿元来自“财务自查调整亏损”。

  随着债务黑洞的暴露,近两年来,龙力生物债务违约的消息层出不穷,逐渐成为金融领域的焦点事件。然而,投资者感到愤慨的是,尽管他们的净资产迄今一直为负,但对于债务黑洞的真相仍没有明确的说法。

  [3]巨大的善意。

  主营业务每况愈下,所以龙利生物很自然地想到了利用和参与并购。

  像许多M&A的“大步骤和大鸡蛋”案例一样,2015年底,没有新经济人才的龙力生物瞄准互联网行业,跨境收购了两家互联网公司:快云科技和赵蓉。联,交易对价分别为5.8亿元和4。

  3.5亿元。

  根据龙力生物的公告,快运科技的增值率高达2683.26%,赵蓉联合评价的增值率也达到1380.82%。

  到目前为止,此次高溢价收购并没有给龙力生物的业绩带来实质性贡献,但却产生了8.16亿元的巨额商誉。

  [4]质押现金!

  虽然龙力生物的基本面已经千疮百孔,但它并不影响对数亿现金的实际控制。

  截至2017年底,龙力生物的实际控制人程所持公司股份的99.99%已经质押。据媒体计算,获得的资金约为3亿元。

  03凯蒂生态:极度痴迷杠杆游戏!

  凯蒂生态(*圣凯蒂;深交所:000939)是a股市场上一个极其典型的“杠杆游戏”的厉害病人。在过去的10年里,它已经放弃了债务扩张的道路,这最终带来了自己的后果。

  凯蒂的生态主要集中在生物质发电,包括农林废弃物的直接燃烧、农林废弃物的气化、废弃物焚烧、填埋气体、沼气等。

  作为当时中国最大的生物质发电企业之一,2011年,时任公司董事长兼联合创始人的陈奕龙曾夸口说“凯蒂万亿不是神话”,“凯蒂将在2020年进入世界500强企业行列。”。

  与预期相反,尽管一直专注于主营业务,但无节制的“杠杆M&A游戏”已导致凯蒂生态的债务危机在2018年5月后爆发:当前债务逾期120亿英镑,大股东持有股份并被司法机构冻结。该公司的多个银行账户被冻结,大部分发电厂生产停滞不前..。

  [1]债务扩张。

  对于绝大多数经历过并购的上市公司来说,他们基本上都是“一个一个地购买”,而凯蒂生态则是“分批购买”,这让他们承担了巨大的融资成本风险,但他们所获得的三方资产是混合的——尤其是绝大多数交易都是关联交易。

  据不完全统计,自2009年“第一批”M&A目标确定以来,凯蒂生态在过去十年里已经吃了“五批货”!

  2009年,凯蒂生态以3802万元收购南岭、淮南、崇阳、来凤、冀东、隆回、安仁、茶陵、松滋等9家电厂。

  2010年,凯蒂生态以2.96亿元的价格收购阳光凯蒂旗下的宿迁、万载、望江三家电厂,交易价格为2.96亿元。

  2012年,凯蒂生态以9618万元的对价收购阳光凯蒂持有的五河电厂51%的股权和桐城电厂51%的股权!

  (注:2013年,阳光凯蒂在10年和12年内回购了这些电厂的股份,总价格为4.4亿元。(。

  2014年,凯蒂生态以2.07亿元的价格收购了阳光凯蒂旗下的北流、浦北、平乐三家电厂?。

  2014年7月,凯蒂生态启动了迄今最大的M&A项目,并最终如期完成:以68.51亿元人民币(含现金支付37亿元人民币)的价格收购了关联方阳光凯蒂拥有的87家生物质发电厂的100%股权,收购了一家生物质发电厂运营公司的100%股权,收购了五家风力发电厂的100%股权,收购了两家水电站和一家水电站的100%股权。

  2017年,凯蒂生态以1.38亿元的价格收购了杨浦长江拥有的洪雅和松涛生物质电厂。

  不难看出,在过去的十年中,凯蒂生态仅在并购方面就投入了约40亿元,并没有讨论在建和未在收购目标中建设的电厂的后续投资和运营成本。

  重要的是要知道,在2014年7月最大的M&A 68.51亿元人民币推出之前,凯蒂生态的账面货币资本只有约8亿元人民币。在如此高的杠杆率下,其债务压力已成为自那以来最突出的风险敞口。

  特别是,这些M&A目标大多来自其最大股东阳光凯蒂,因此很难阻止外界充满幻想。

  为了缓解现金流压力,近10年来,凯蒂生态不断进行股权融资、资产证券化或借贷,其业务风险不断积累..。

  从上面的利润直方图可以看出,过去10年的相关收购并没有给凯蒂生态带来实质性的业绩贡献。

  我胃口很大,跟不上消化。最终结果是,2017年年中之后,积累了近10年的债务地雷和绩效地雷密集爆发。

  根据最新公告,截至2019年4月19日,凯蒂生态的逾期债务总额为124.19亿元,公司净资产为106.33亿元,逾期债务占最新经审计净资产的116.80%。截至2018年底,公司负债总额为307.14亿元,2017年为291.7亿元。此外,还有844起涉及凯蒂生态及其控股子公司的诉讼和仲裁案件。

  [2]资本侵蚀。

  隐藏在巨额债务交易背后的是凯蒂生态关联方阳光凯蒂侵占上市公司资金的暗流。

  根据2018年8月一篇题为“凯蒂生态大股东被调查。

  或参与隐瞒实际控制人身份,掏空超过35亿元的上市公司,据媒体报道,以阳光凯蒂为中心的关联方涉嫌占用上市公司资金35.24亿元。

  04德国-奥地利导航:扭曲价值观的首都弃儿。

  德国-奥地利航行(*圣德国-奥地利;深圳:002260)2008年注册于a股,该公司是一家小型厨房电器制造商。在2015年的牛市中,该公司的股价达到了最高的63元(以前是恢复的),现在它的股价被固定在3.15元以上。

  总之,德奥航运的衰落在于实际控制人价值的扭曲:所有人都被套现或资本运营是主要目标,而不是公司的治理和运营。

  这里需要注意的是,自从德国和奥地利上市以来,公司的实际控制人已经改变了很多次,但每个实际控制人都“闹鬼”。

  [1]上市就是套现。

  “德奥通”并非上市公司首次公开发行时的公司名称,其前身为广东亿力普电器有限公司..在2008年上市的那一年,亿利普的收入为7.28亿元,净利润为2169万元。当时,它还是一个相对简单的小家电制造商,它的主要品牌是“亿力普”。

  回顾公司上市之初的股东结构,我们可以看到其最大股东(即创始股东)是一家外资公司,而第二和第三大股东是两家关联公司——伊利亚公司和埃托奥公司。

  伊利亚和埃托奥于2006年加入,据说他们是为了2008年公司上市。

  2013年6月,公司上市五年后,亿利普的第二、第三大股东与其创始股东共同选择退出市场,并引入新的控股股东作为股权投资公司:北京吴彤翔宇投资有限公司.!

  [2]德隆的幻影!

  吴彤翔宇接手伊利普后,立即在小家电主营业务的基础上开辟了第二个战场:进入导航领域,实施双主营业务模式。2015年,伊利普正式更名为德奥航。

  新股东吴彤·翔宇随后提出了“通用航空项目五年战略计划”,并计划在2018年成为民用同轴直升机和无人机领域的全球制造商。

  但出乎意料的是,尽管吴彤·翔宇几次画蛋糕来推动德奥航海的重组,但都以失败告终。

  上面的净利润历史图表可以显示,在吴彤·翔宇接手后,德奥航一直挣扎在“贫困线”附近,直到2017年业绩风头被引爆。

  据媒体报道,吴彤·翔宇与老部门“德隆部”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从表面上看,德奥航的控制权和管理权多年来发生了许多变化,但真正的控制者始终是五年前重返a股的“德隆部”。然而,试图东山再起的“德隆部”经历了市场环境的剧烈变化,其擅长的股价操作常规已经失败,而且还面临着财务困难。”!

  2015年后,德奥航空基本上陷入正常亏损状态。由于缺乏持续的资本投入,前期成立的所有导航业务实体都未能实现商业化运营,公司于2017年停止投资导航业务。

  [3]《真爱》八卦。

  事实上,不难想象,在“德隆部”的案例中,其介入上市公司德奥航空平台的初衷是通过资本运营和股权交易在二级市场进行套利。

  近两年来,德奥航的主要资产重组信息是2017年8月与振爱发生的一件事。然而,事情并没有像预期的那样发展。经过十几个月的计划,上述事项,重组失败,因为"振爱股东不愿意"。

  有趣的是,在德奥关系明朗一个月之后,振爱转向了泰蒙集团。由此可见,一个沉浸在资本运营色彩中的上市公司是如此的糟糕。

  [4]持续负面。

  真爱事件后,德奥航海的负面消息仍在继续。2018年3月14日,迪欧航空的一份纸质公告披露了该公司资金的流动性紧张;一周后,3月19日,公司宣布王信文董事长辞职,并暂停对部分海外子公司的投资;一天后,即3月20日,它宣布控股股东的所有股份都被司法机关冻结..。

  截至2019年1月,“圣”德奥航在投资者互动平台上表示,由于公司目前的流动性问题,作为基础的家电业务的生产线改造已经暂时停止。

  2019年2月28日,*圣迪欧发布了2018年业绩报告。2018年营业总收入7.19亿元,同比下降5.53%;上市公司股东应占净利润为-1.73亿元。

  2019年5月10日,深圳证券交易所宣布:* ST Deao 2017年和2018年经审计的净资产为负。根据有关规定和本所上市委员会的审核意见,决定本公司股票自2019年5月15日起暂停上市。

  05千山制药机器:恶魔股票并购很酷。

  2013年,千山制药机械有限公司(SZ:300216)开始了并购转型之路,拥有绝对控制权的子公司数量从当年的7家增加到2017年的26家。当时,a股处于估值低迷时期,市值是由流行的M&A故事驱动的。钱山制药机械的股价在两年半的时间里上涨了22倍,最高市值为275亿元(目前市值为14亿元)。

  [1] M&A很酷!

  2010年上市前,占收入62%的钱骥药业两大主营业务“非聚氯乙烯软袋输液和塑料瓶输液”合计仅增长0.4%。上市后,由于融资项目的刺激,千山制药机械在短期内恢复了增长,但很快出现了疲态。

  2013年,千山制药机械开始了M&A转型之路。当时,a股处于估值低迷时期,流行的M&A故事推动了市值增长。五年间(2013 -2017年),千山制药机械子公司的数量从7家变更为26家。

  [2]多样化炸弹?。

  钱山制药机械的大量并购并没有固守这个行业,而是出现了各种不相关的业务。

  2011年上市时,其主要业务是生产和销售各种注射生产设备。2018年,它被添加到原始业务中。

  用于烟花生产的全自动组合烟花生产线。

  智能混合打包生产自动线,用于农场饲料加工。

  用于高血压个体化用药的基因检测芯片?。

  可穿戴智能硬件和设备?。

  慢性病精确管理和服务平台,为高血压患者提供整体解决方案。

  如果是这样的话,注射生产设备公司去烟花生产线不是一个笑话吗?这些盲目追求内部收益率的公司大多会失败。千山制药机械也不例外,从2017年到2018年,解放前亏损。

  [3]控制员沉了下去,逃走了?。

  2017年底,钱山制药机械的公告披露,刘向华等一致行动者正在讨论导致控制权变更的股权转让,实际控制人不得不跳船逃跑。看到这种情况,普通投资者开始大逃亡,市场价值不断创下历史新低。后来,中国证监会立案,实际控制人未能跳下船。

  2019年4月15日,刘向华等实际股东解除一致行动协议。在这一点上,钱山制药机械没有实际的控制器。亏损、负净资产、俱乐部出具的“无法表达意见”的审计报告,千山药业被深圳证券交易所暂停上市。

  06皇太酒业:“南有茅台,北有皇太”成了笑柄。

  皇太酒业(ST皇太,SZ:000995)比贵州茅台早一年登陆a股,90年代风靡甘肃。当时的宣传口号是“南有茅台,北有黄台”。回过头来看,这个口号完全成了笑柄。如今,皇太酒业已被停牌。

  [1]稳定的运营已经成为一种奢望。

  2010年,侯丰投资成为黄泰酒业的大股东,并计划进行多项收购计划,以振兴黄泰酒业。然而,振兴计划牵涉到许多利益,如黄太酒业的原始股东和地方部门,并最终消失。

  此后,“德隆线”被引入投资番茄产品;侯丰投资退出,新疆润鑫接手并进入游戏和教育行业,并寻求重组白酒业务。这些新方向最终失败了。

  [2]法律纠纷仍在继续。

  2018年5月31日,黄泰酒业董事长胡振平收到凉州区公安局关于传唤证的公告。公告称,2018年5月31日9时,胡振平因涉嫌拒不支付劳动报酬罪,被凉州区公安局治安管理大队传唤到庭接受讯问。

  事实上,皇太酒业的麻烦不止于此。与兰州银行武威支行、无锡梅林彩印包装厂、美国百事公司、广东怡润贸易公司、宜宾圆明园实业公司、第二大股东北京皇泰贸易公司等也有近20起诉讼和仲裁。

  此外,第二大股东北京皇泰贸易有限公司和控股股东甘肃皇泰酿造有限公司已对其提起10次诉讼。

  [3]连续三年亏损。

  经营不稳定、法律纠纷不断的皇太酒业,将面临一线品牌和本土品牌(金辉酒)的竞争,其表现自然不会好。

  从2016年到2018年,皇太酒业分别亏损1.27亿元、1.88亿元和9500万元,2017年到2018年的净资产为负。他曾经骑在中国西北的皇家露台上,一步步走向毁灭之路。

  07乐视:贾布斯的幻想漂流。

  乐视(SZ:300104)作为近年来a股市场最引人注目的“案例”,早已为投资者所熟知。这篇文章以乐视的市场价值被摧毁而告终,这在很大程度上是由于一段历史记忆。

  首次公开募股只有五年。随着商业模式(内容+平台+终端+应用生态系统)的设计和创始人PPT演讲的号召力,乐视的市值一度上升到1500多亿元(目前市值为67亿元)。

  然而,摊子铺得太大、利润太少的自然缺陷,使得无序扩张的LeTV.com走上了市值毁灭之路,即使白骑士孙宏斌接手,也无济于事。

  [1]生态计数器。

  2010年,乐视在创业板上市,逐步构建了内容+平台+终端+应用的生态系统。

  平台:乐视云(视频云、CDN等)。)。

  内容:乐视体育、乐视电影、华尔影视、乐视音乐等。。

  终端:乐视致新、乐视驱动、乐视超级跑车等。。

  应用:乐视调频、飞行电视浏览器、苹果商店等。

  乐视试图通过纵向整合+横向扩张的开放模式,在各个环节产生化学反应,使生态能够自我循环、自我孵化、自我进化、次创新、共生、共享、与外部资源共赢,不断创造全新的产品体验和更高的用户价值。

  [2]图案缺陷?。

  这种商业模式有点类似苹果,它曾经吸引了投资者的注意力。贾悦婷一度成为贾布斯,乐视的市值升至难以置信。但不幸的是,“向我学习的人生来就像我,死了也一样”,乐视和苹果的核心区别在于用户和利润的缺乏。

  截至2019年的Q1,苹果在全球拥有14亿个终端,这本身就是一个高附加值的利润中心,而大量高端用户使用终端同时为其他生态企业提供服务。

  [3]隐瞒损失。

  回顾乐视的生态,视频做不到“有腾爱”,手机做不到“中国OV小”,电动汽车做不到“特斯拉威来”,简单的收购什么都做不了。他们中没有人能打车,所有人都依靠补贴来吸引用户。商业是一个成本中心!!!

  从理论上讲,这类公司应该损失惨重,但乐视却巧妙地运用了“子公司转移成本、不合理的版权直线摊销、R&D费用高比例资本化、会员费提前确认”等财务技术来实现虚假利润。

  [4]现金融资!

  生态链的缺陷导致乐视资金短缺。自上市以来,该公司已在二级市场(首次公开募股+3次增发,总额67.89亿元人民币)和一级市场(子公司引入战争投资)筹配资金,但从未支付股息。此外,贾悦婷和贾承诺,在上市公司实现高水平变现时,将向它们提供贷款,但他们都没有实现。

  最终,乐视甚至没有为供应链买单,讨债活动继续发酵,成为摧毁市场价值的最后一根稻草。

  即使白衣骑士孙宏斌最终接手,也无济于事。虽然老孙独家开发了数万亩施乐的土地,但他可能不会亏本。

  标题图像来源:123RF。

  免责声明:本文转载的文章为股票配资网络。如果您有版权问题,请联系bd@chinaipo.com。

  风险警告。

  。

  股票配资网络提供的所有信息仅作为投资参考,不构成投资建议,所有投资操作信息不能作为投资依据。投资是有风险的,所以进入市场要小心!

  #深交所,金亚科技##

  以上就是有关“七妖传”的全部相关信息了,文章阅读到这里的小伙伴们应该都清楚了小编所讲的含义了吧,更多关于深交所,金亚科技和等的精彩内容欢迎按(Ctrl+D)订阅收藏本站!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股票软件信息网」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21930.net/3574.html

七大恶魔传记的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