股票软件信息网

关键词不能为空

位置:股票软件信息网 > 配资平台 > 弘日药业-深陷“贿赂”嫌疑、控制权之争、业绩下滑漩涡之中

弘日药业-深陷“贿赂”嫌疑、控制权之争、业绩下滑漩涡之中

作者股票软件信息网 发布时间 浏览量2869 点赞数量659 评论数量503 返回目录返回列表:配资平台

  

弘日药业-深陷“贿赂”嫌疑、控制权之争、业绩下滑漩涡之中

  

弘日药业:深陷“贿赂”嫌疑、控制权之争、业绩下滑漩涡之中是由编辑小助手整理编辑,内容涵盖行贿,疑云,控制权,红日,旋涡,深陷,下滑,药业,业绩业绩下滑,红日药业,300026.SZ等;主要讲解的内容是医药企业红日药业近年来在资本市场颇不如意,先是经历长达十多年的控制权之争,后因行贿被勒索敲诈。在行贿疑云下,公司又被市场质疑重销售轻研发,其2017年和2018年业绩下滑。的相关信息,具体详情请继续阅读下文。

 

  

  

红日药业:深陷“行贿”疑云、控制权之争、业绩下滑旋涡

 

  近年来,医药公司弘日药业股份有限公司在资本市场上表现不佳。首先,它经历了十多年的控制权之争,然后它被勒索贿赂。由于涉嫌贿赂,该公司受到市场质疑,称其更注重销售而非研发,其业绩在2017年和2018年出现下滑。

  经过10多年的控制权之争,弘日药业(300026。SZ)最终被SASAC接管。

  然而,宏日制药仍处于困境。该公司被勒索贿赂,并受到市场质疑,称其更注重销售而非研发。在许多危机下,宏日制药的业绩在2017年和2018年出现下滑。

  控制权之争已经结束!

  自成立以来,弘日药业股份有限公司创始人姚小庆与大同集团实际控制人李占通一直在“暗箱操作”争夺上市公司的控制权。

  大同集团是姚小青在红日推出的解决医药危机的“白衣骑士”。当时,大同集团的条件之一是控股红日药业。

  股票配资网获悉,大同集团成立于1992年,名为天津大同投资集团有限公司..根据调查数据,李占通持有70%的股份,大通集团目前的投资领域涵盖医疗保健、房地产、金融租赁、矿产资源、医疗保健和文化旅游等。

  图像来源:企业搜索。

  2018年前,大同集团持有红日药业的控制权,李占通通过大同集团持有上市公司红日药业21.19%的股权。

  然而,在大同集团多次以较高比例质押红日药业后,其逐渐失去了上市公司的控股权。

  2018年6月22日,弘日药业宣布控制权变更,称大同集团放弃控股股东身份,承认姚小庆为公司控股股东和实际控制人。

  至此,经过十多年的控制斗争,姚小青终于重新获得了控制权。

  然而,在姚小青重获控制权不到半年后,宏日制药再次易手。

  2018年11月27日,宏日药业再次宣布股东签署股权转让协议,并提出变更第一大股东,称兴城集团将持有公司16.195%的股份,成为公司的第一大股东,姚小青及其一致行动将持有公司15.952%的股份。

  2019年1月,兴城集团接受姚小青持有的红日药业6%股份的表决权委托,总表决权比例为22.195%。此后,兴城集团增加了在公司的持股。自2019年5月6日至2019年11月14日,兴城集团通过深交所交易系统增持红日药业股份1.51亿股,占上市公司总股本的5.04%。

  2019年11月19日,红日药业表示,本次股权变更完成后,星城集团直接持有红日药业639,140,340股,占上市公司总股本的21.26%;兴城集团拥有上市公司819,803,627股有表决权的股份,占上市公司总股本的27.27%。

  股权分置网获悉,成都市国有资产监督管理委员会是兴城集团的实际控制人,持有兴城集团100%的股权,成都SASAC接手。

  关于控制权的变更,深交所于今年1月23日发出询证函,要求东日药业说明星城集团与姚小青在相关表决权被委托后是否形成一致行动关系并引发要约收购义务。

  贿赂的嫌疑被卷入了“勒索风暴”。

  关于控股权的争议已经解决,宏日制药也因受贿而被敲诈。

  2018年11月6日,根据中国裁判网发布的《杜冰敲诈勒索二审刑事裁判书》消息,红日药业被推向舆论。

  根据刑事判决,2014年底,被告杜冰利用翻墙软件在搜索引擎上发现了红日药业的“敏感信息”。随后,杜冰在2014年底以披露企业“敏感信息”为由向弘日药业索要300万元人民币,并以比特币支付。2015年5月,郑利用王个人银行账户资金购买了2101.209比特币,并将2099.7比特币转入被告提供的比特币钱包地址。

  对此,宏日药业当时没有向公安机关报案。事发一年多后,2016年8月22日,杜冰被成都市公安局武侯分局刑事拘留。公司工作人员表示,此案属于刑事犯罪,涉及企业安全,公司将配合相关部门处理相关事宜。

  此外,宏日制药解释说,未能及时报告此案是基于与其公司相关的敏感信息,这正是杜冰威胁受害者的地方。

  比起研发,更注重销售。

  除了烦恼,宏日药业自身的发展也相当不尽如人意。

  根据红日药业2019年半年度报告,红日药业现已发展成为涵盖现代中药、化学合成药物、生物技术药物、药用辅料及原料药、医疗器械、医疗卫生服务等多个领域的高科技医药卫生产业集群,集投融资、研发、生产和销售为一体。

  宏日药业声称,R&D一直是制药企业的重点。然而,配资网注意到,近年来,宏日药业的R&D费用远远低于销售费用。

  据公开信息显示,2017年、2018年和2019年前三季度,宏日药业在R&D的费用分别为1.09亿元、1.42亿元和1.13亿元,同期相应的销售费用分别高达13.38亿元、18.06亿元和14.96亿元。综合比较显示,自2017年以来,宏日药业在R&D的费用总计3.64亿元,同期相应的销售费用达到46.4亿元,是同期R&D费用的12倍以上。

  就人员构成而言,销售人员的数量远远高于R&D人员。2016年、2017年和2018年,R&D员工人数分别为672,592人和686人,而同期销售人员人数分别为3,184人、2,806人和2,184人,销售人员人数基本上是R&D员工人数的四倍。

  图片来源:弘日药业2018年年报。

  注重销售而忽视研发模式——这是红日药业受到市场质疑的一大问题。

  在这种模式下,宏日制药的业绩自2017年以来一直持续下滑。

  股票配资网获悉,红日药业2017年实现营业收入33.74亿元,同比下降12.75%;同期,上市公司股东应占净利润4.51亿元,同比下降31.56%。

  此外,2019年4月3日,宏日制药公布了2018年年报,显示公司2018年实现收入42.24亿元,同比增长25.19%;上市公司股东应占净利润2.11亿元,同比下降53.23%。

  至于2018年收入增加但净利润大幅下降的原因,弘日药业表示,主要是由于其子公司朝思电子和展望药业在报告期内商誉受损。

  图片来源:图片蠕虫。

  转载声明:本文是股票配资网的原始稿件,转载时应注明出处和作者,否则将被视为侵权。

  风险提示:股票配资网络中呈现的所有信息仅作为投资参考,不构成投资建议,所有投资操作信息不能作为投资依据。投资是有风险的,所以进入市场要小心!

  #业绩下滑,红日药业,300026.SZ#行贿,疑云,控制权,红日,旋涡,深陷,下滑,药业,业绩#

  以上就是有关“红日药业:深陷“行贿”疑云、控制权之争、业绩下滑旋涡”的全部相关信息了,文章阅读到这里的小伙伴们应该都清楚了小编所讲的含义了吧,更多关于业绩下滑,红日药业,300026.SZ和行贿,疑云,控制权,红日,旋涡,深陷,下滑,药业,业绩等的精彩内容欢迎按(Ctrl+D)订阅收藏本站!


除特别注明外,本站所有内容均为股票软件信息网整理排版,本站所有内容广告不代表「股票软件信息网」观点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弘日药业-深陷“贿赂”嫌疑、控制权之争、业绩下滑漩涡之中

弘日药业-深陷“贿赂”嫌疑、控制权之争、业绩下滑漩涡之中的相关文章